社會議題>組織機能缺乏

當一個組織缺乏完整的機能,就會導致組織「頻頻出錯」,若不能改善組織管理職能,那麼組織肯定難以正常運作。
以公車問題為例,司機遇到的問題,乘客遇到的問題,若管理公司或交通局無法察覺或未能有效接收到訊息,就無法改善這些問題

v84

「驚見「火龍果河」 網友罵翻了」新聞省思

機會教育~許多違規,僅是個人問題,但許多違法,卻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影響社會秩序、侵害大眾健康….

由於法律過於僵化,加上司法歷程過於冗長、檢查與法官效率不彰,以致這些嚴重危害環境與大眾健康的行為,卻屢屢輕罰帶過,根本難以遏止,不知還會再發生多少次、犧牲多少社會成本與人民健康~

重罰似乎難以達到「預防」,因為許多惡劣的廠商,不曾被揭露惡行、或被揭露但總有辦法脫罪或緩刑,加上缺乏道德良知、司法遲鈍與不彰,讓惡行變本加厲、一件接一件持續發生,非得被媒體與網軍紕漏,才會被肉搜與跪求原諒,到底是為什麼?

一、問題是:
1.缺乏道德良知
2.偏差的個人利益價值觀
3.缺乏正確的執業經驗與觀念
4.整體環節缺乏完善體制與輔導機能
5.不能自律、連他律機制(司法)也不彰

二、改革是:
1.整體質量的控管:按理任何產業供需應達平衡,不能任以「自由發展」導致供需失衡,因此除了「總量管制」觀念外,也必須「供需控管」,並能做到品質控管~

2.「新生」給予完善的規範及輔導:以父母養育新生兒概念,缺乏養育經驗的父母,難以養出一個優生寶寶,透過有絕佳經驗的「輔導系統」,主動協助,讓「品質與道德」在初期就做好,相信未來就能夠延續同樣的精神與慣性,持續良性循環下去~

3.「老鳥」給予輔導及汰除:經由評估機制,讓體質最佳扮演產業模範及輔導員,協助體質不佳的產業轉型、改良或完善其組織與產業線,務必讓已篩選評估後的產業,能夠脫胎換骨、讓整體環境煥然一新~

4.政府與社團組織優化:如果「父母」(官)本身就貪圖利益、罔顧整體利益及公平正義,那麼就可能造成官商勾結等情事發生。另外就是政府與相關社團的組織效能,應重新整合與”改良”,讓整體重疊浪費、流於形式、運作效能差的問題,必須加以制定改善規範,並由「輔導小組」加上中央總管理(中央係指經整體改善後的單位),相信就能有效提升政府及社團該有的績效,如此才能確保整體控管的效能(同時也要避免過度偏頗的政治思維,應以整體為優先考量)

5.大眾的參與角色:在整體改革,大眾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同時能夠在整體發揮什麼功能?大眾除了是消費者,也是監督者。另外大眾是整體的根本,因此在整體運行,必須考量大眾的觀感與整體利益~
在供需上,消費者是需求者,但不能靠「置入性廣告」形式作為供需的市場行銷模式,而是改以產品在整體的分類價值設定,加上保護措施、導入一貫化生產稽核來確保品質最佳化,讓消費者享有安全、安心、優質的產品(以食品為例:第一考量的應是食品健康,後續才考量品管、美味、創新等,缺乏健康,又怎能算是食品?當然在整體控管時,就可以加入機制,確保更多的健康產業量,然後抑制不健康的產業~PS:即從廣告商在食品產業應有其健康相關專業,加上透過廣告來間接教育大眾學習與累積健康知識,最後買到健康的產品為主要概念的改革方向~)

6.媒體改良:媒體靠大眾閱讀率來提升其廣告價值,然而廣告過多的「置入性」操作,使得過去有太多的產業,損害大眾健康、同時掏空整個社會資源(其中有許多政策圖利就是透過媒體操作,影響大眾觀念後,藉機賺取暴利)因此媒體人的素質、媒體內涵與組織皆須加以規範制約,讓優質有內涵的媒體,能夠確實傳達有助整體健康的訊息(同時也就減少與限制不良的媒體訊息)那麼廣大的社會大眾就會在無形中,吸收正確與良好的訊息(媒體發揮良好的社會教育功能),這將比任何的福利政策、各種商業利益宣傳都來得更加實際與重要(因為人民就會釐清什麼是好的,而由人民自己決定選則好的,避免了媒體操作導向該媒體利益,而罔顧整體大眾的利益)

PS:過去在看問題與關注,總是淺淺的、快速的,過了一陣子,問題又以其他形式或其他地方持續發生(如同癌細胞轉移),因此問題要根本改善,必須從「整體考量」,然後才能期待整體改良後的每個環節,都能夠負起責任、確保整體利益不被少數人所左右~

 

文/陳站長 2015.08.19

v105

「商業」越來越大量集中化的問題與深思

再看一次~影片「有錢人跟窮人攤販買椰子水殺價惱羞,但窮人一句話讓他啞口無言。
「商業」越來越大量集中化
加上商業的利潤考量:機械取代人工、物流也可能由無人機取代、產品採用大型機具大量生產…那麼大部分的人,還有什麼工作可做、還能期待多高的收入呢?

當整個商業體質在改變時,政府不能只是用傳統的角度看失業、用傳統的觀念看經濟、甚至不能研究「現有的問題或內容」來作為「將來改革”或教育」的基礎~(因為還有更多看不到的世界、看不到的極速發展,也就是現在的研究,根本趕不上別人已經醞釀好幾年的準備,等我們將來開始用的時候,已經是舊的技術或觀念~)

PS:若用現存的商業角度,人們是彼此在不同企業,然後彼此廝殺~其中每家企業或教育體制,都在培養各種類型行業的人,然後這些人被分配到不同的企業,然後這些企業未來彼此競爭,拚輸的企業就會瓦解,導致大量的失業潮,然後失業者一部分重新加入其他企業繼續打拼,一部分可能失去就業力而持續領著救濟金~(我們得重新思考,這樣「不穩定」的環境,如何讓人安心、確定自己所學的真的可以致用,而且可以持續很久,不會明天沒有工作,然後變得容易擔心,導致整個情緒與心理惡化,然後持續永遠也看不完的病、吃不完的藥,把希望寄託下次的樂透,然後過著毫無希望的生活….)

用整體資源來看(不要用經濟的角度來看)社會,用資源運用來衡量(而不用金錢來思考),解決問題若一再「用錢」,不但讓更多人想辦法賺錢,成為金錢的奴隸,將會使更多人為了錢,卑躬屈膝的任由中小企業雇主,為了大量的(中小企業)競爭市場,將越來越難以抵擋大財團的大型投資~

若改變人們只有工作,才能賺錢養家,改用其他思考方式,整個體制才能扭轉健全,也才能達到公平(反觀當前,再怎麼樣的調薪,實際上並不能真正改善弱勢個案的增加)

先設定:新的整體環境運用(人+事+地+物+金=資源最佳化)
然後重新設計的資源,導入新的區域運作(實驗示範區,並配合特別政策)
確認這個區域可以擁有最佳的生活品質、供需平衡,並且沒有過多私人利益衝突等,而維持這個區域整體的持續健全,就能確保計畫可行~

以這樣的計畫成功後,再研究如何導入與替換其他舊的區域,然後累積更多相關輔導改善經驗,將來就能更快速的整個更新舊的社會(從各層面的改革、觀念更新、環境優化等)

反之,沒有整體長遠計畫,為了籌措財源而不斷地用財稅思維,將永遠無法趕上商人利用政策與大量獲利的模式,也就導致越來越多的社會問題與負擔~
所以解決社會經濟問題,絕不能只看經濟(錢)的問題,而是用「整體資源」的角度來看問題~

PS:當金錢變成唯一的社會價值,那麼社會就會變得更加扭曲~
然而改變這種社會(金錢)價值觀,就能夠扭轉社會惡化~
人們不再用金錢當作唯一考量,而是重新教育,賦予生活各層面更正確的價值觀,重視每種人事物的價值,而不是用錢來衡量一切、用錢來當作思考解決問題~

 

文/陳站長 2015.08.19

v111

新聞事件>帶孩子搭火車被白眼 家長望設「親子車廂」

新聞引述:帶孩子搭火車被白眼 家長望設「親子車廂」
清明連假明天開始,不論是返鄉還是出去玩,很多家長都會帶著家中小寶貝搭火車到處趴趴走,但是也因為親子設備不完善,讓家長覺得綁手綁腳,帶小孩子出門變成一件苦差事 …


看新聞事件的感想~
我不反對親子車廂,但應該就「整體考量」之後,再次評估可行性後試辦,並確實加以追蹤成效,然後才考慮是否續辦、中止或擴大實施~

若每個族群都要一個車廂,顯然我們就沒有空間可提供給其他大眾了~

曾經新聞報導過「孕婦停車格」,聽起來是關懷孕婦,但如果只限制給孕婦,那其他弱勢怎麼辦~後來好像改成「孕婦優先」~

另外,為了要求無障礙空間,改建的公車站問題,讓公車站變成四不像,使得原本狹小的公車站,不但更加危險、其他乘客因此跌倒、擴大的安全島使得機慢車道突然限縮而撞上等~

建議相關單位,做任何規劃都必須要針對特定區域及特定狀況又有實務上的整體了解,否則一旦用缺乏對實際狀況了解的人來規劃與推行方案,必然是規劃的人紙上談兵,完全不能提供一個針對實際問題改善的解決方案,同時會導致負責執行的相關基層,一頭霧水、難以配合,因為規劃與他們的經驗及上層過去累積的經驗是矛盾的~

所以,對於問題觀察久了,自然會有相關問題的敏感度,也就能夠針對特定問題的缺失或產生的現象,找出癥結點或缺失,然後加以改善~
也就是,避免過度專注而忽略了整體(例如為了增建單車道,而忽略的增建以後,導致單車道被汽機車停放、單車與行人衝突問題等,似乎在增建以後產生了問題,卻不見後續有相關追蹤與改善跡象[以高雄中山路兩旁的美麗島大道為例])

相反地,若沒有任何現場長久的觀察與實務經驗(例如一群研究生),提供所謂的研究計畫或改善方案,有時候無法切合實際,導致日後花更多時間與經費去彌補改善,這樣的狀況,其實都是可以避免的,但體制上並沒有這樣的監督與輔導或經驗傳承等機制,才會導致方案流於形式或理論(理想的論調)~

PS:不論新聞怎麼報導或相關單位怎麼做報告,任何方案,管理高層與監督單位應再自行現場觀察,並增設大眾回饋機制,讓方案狀況可以直接被看到會反應,以避免高層只看到假報告,而疏於問題的存在,最終累積壓抑,導致有一天爆發而難以收拾~

另外,任何文化的形成,有一部分是透過教育與輔導,才能讓相關成員有共識與認知,若缺乏共識與認知,就會產生個別經驗,這些經驗並不利公眾的團結與一起生活,因此,問題不只是形式表面上的車廂,而是全民的乘車教育、乘車規則、公民與道德等層面的一併提升~

PS:有幾次看到推娃娃車的婦人或弱勢者,都會注意其動向,並準備前去幫忙,不能等人家出狀況或提出才去幫,因為搭公車很緊迫,很擔心一時延遲會被司機或民眾等待,因此顧及公共運輸的特定族群,是否有最大公因數(例如老弱婦孺共同的需求),加以規劃研究,也許讓個別問題整合後,更有效率、一次到位,更能符合實際~

 

文/陳站長 2015.04

v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