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見「火龍果河」 網友罵翻了」新聞省思

機會教育~許多違規,僅是個人問題,但許多違法,卻嚴重破壞生態環境、影響社會秩序、侵害大眾健康….

由於法律過於僵化,加上司法歷程過於冗長、檢查與法官效率不彰,以致這些嚴重危害環境與大眾健康的行為,卻屢屢輕罰帶過,根本難以遏止,不知還會再發生多少次、犧牲多少社會成本與人民健康~

重罰似乎難以達到「預防」,因為許多惡劣的廠商,不曾被揭露惡行、或被揭露但總有辦法脫罪或緩刑,加上缺乏道德良知、司法遲鈍與不彰,讓惡行變本加厲、一件接一件持續發生,非得被媒體與網軍紕漏,才會被肉搜與跪求原諒,到底是為什麼?

一、問題是:
1.缺乏道德良知
2.偏差的個人利益價值觀
3.缺乏正確的執業經驗與觀念
4.整體環節缺乏完善體制與輔導機能
5.不能自律、連他律機制(司法)也不彰

二、改革是:
1.整體質量的控管:按理任何產業供需應達平衡,不能任以「自由發展」導致供需失衡,因此除了「總量管制」觀念外,也必須「供需控管」,並能做到品質控管~

2.「新生」給予完善的規範及輔導:以父母養育新生兒概念,缺乏養育經驗的父母,難以養出一個優生寶寶,透過有絕佳經驗的「輔導系統」,主動協助,讓「品質與道德」在初期就做好,相信未來就能夠延續同樣的精神與慣性,持續良性循環下去~

3.「老鳥」給予輔導及汰除:經由評估機制,讓體質最佳扮演產業模範及輔導員,協助體質不佳的產業轉型、改良或完善其組織與產業線,務必讓已篩選評估後的產業,能夠脫胎換骨、讓整體環境煥然一新~

4.政府與社團組織優化:如果「父母」(官)本身就貪圖利益、罔顧整體利益及公平正義,那麼就可能造成官商勾結等情事發生。另外就是政府與相關社團的組織效能,應重新整合與”改良”,讓整體重疊浪費、流於形式、運作效能差的問題,必須加以制定改善規範,並由「輔導小組」加上中央總管理(中央係指經整體改善後的單位),相信就能有效提升政府及社團該有的績效,如此才能確保整體控管的效能(同時也要避免過度偏頗的政治思維,應以整體為優先考量)

5.大眾的參與角色:在整體改革,大眾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同時能夠在整體發揮什麼功能?大眾除了是消費者,也是監督者。另外大眾是整體的根本,因此在整體運行,必須考量大眾的觀感與整體利益~
在供需上,消費者是需求者,但不能靠「置入性廣告」形式作為供需的市場行銷模式,而是改以產品在整體的分類價值設定,加上保護措施、導入一貫化生產稽核來確保品質最佳化,讓消費者享有安全、安心、優質的產品(以食品為例:第一考量的應是食品健康,後續才考量品管、美味、創新等,缺乏健康,又怎能算是食品?當然在整體控管時,就可以加入機制,確保更多的健康產業量,然後抑制不健康的產業~PS:即從廣告商在食品產業應有其健康相關專業,加上透過廣告來間接教育大眾學習與累積健康知識,最後買到健康的產品為主要概念的改革方向~)

6.媒體改良:媒體靠大眾閱讀率來提升其廣告價值,然而廣告過多的「置入性」操作,使得過去有太多的產業,損害大眾健康、同時掏空整個社會資源(其中有許多政策圖利就是透過媒體操作,影響大眾觀念後,藉機賺取暴利)因此媒體人的素質、媒體內涵與組織皆須加以規範制約,讓優質有內涵的媒體,能夠確實傳達有助整體健康的訊息(同時也就減少與限制不良的媒體訊息)那麼廣大的社會大眾就會在無形中,吸收正確與良好的訊息(媒體發揮良好的社會教育功能),這將比任何的福利政策、各種商業利益宣傳都來得更加實際與重要(因為人民就會釐清什麼是好的,而由人民自己決定選則好的,避免了媒體操作導向該媒體利益,而罔顧整體大眾的利益)

PS:過去在看問題與關注,總是淺淺的、快速的,過了一陣子,問題又以其他形式或其他地方持續發生(如同癌細胞轉移),因此問題要根本改善,必須從「整體考量」,然後才能期待整體改良後的每個環節,都能夠負起責任、確保整體利益不被少數人所左右~

 

文/陳站長 2015.08.19

v76

「搶救路樹 早鳥暗光鳥一起來」的新聞省思

搶救路樹 早鳥暗光鳥一起來」的新聞省思~

 

政府的運作,需要全民的參與~
「政府」不是公務人員的,是全民的~

許多重大災害,不乏一些熱心人士的參與,才能在最短時間之內獲得恢復~
從本件新聞可以看到,社會問題不是政府的問題,應透過平時就加以培育及運作的社會服務機能(社團或社會活動等形式),這樣才能在重大災害發生時,發揮及時的力量與默契~

過去的經驗分享:
過去參與社團,提議由志工自主管理與舉辦活動,避免任何活動皆須社工監督才能運作的形式規範~
由於社工的工作量龐大,在組織設計時,志工團就是要協助社工減輕負擔,也就是志工功能經由設計後,加以培訓就能處理許多社工基礎工作,這就是「組織效率」;反之,志工團不能自主運作,反而變成了社工的負擔,那麼成立的志工團就失去創立的初衷與意義~
PS:負責管理的社工並不一定具備「志工組織設計、管理與運作績效」的能力,因此要把志工團分配給社工,應先考量社工是否有「組織管理」的經驗,若缺乏這樣的經驗,那麼志工團就難以發揮最大效能~而這個部分,「志工銀行」就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概念,我想是否也可以創辦「社工銀行」,這樣社工也能去選擇充電技能與資源,讓社工服務更加有效率~

同樣地,社會大眾其實都是政府運作的基本人力資源,並且透過全民參與,才能更加拉近彼此力量,因此著力於社會基礎建設的力量,就是讓全民參與~

階段性的示範與逐步擴展:
透過一些服務優質的社團或社區組織,能夠作為計畫的基礎,也就是透過現有的眾多社團,重新再造,即可達到社區總體營造與社會改革的階段性目標~

因此,我們需要更多政府相關單位的人員,積極參納入社會資源(所以政府可用來施政的資源不是只有預算,還有更多免費或有意義的資源)~

當政府相關單位與社會(大眾)資源逐漸建立與聯繫,並且逐漸變成常態性運作,這樣大眾就不再只是在假日只顧自己的休閒玩樂,而是做一些更有意義的活動~

具備相關經驗的團體,例如「志工銀行」(志願服務協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文/陳站長 2015.08.20

v63

新聞事件>帶孩子搭火車被白眼 家長望設「親子車廂」

新聞引述:帶孩子搭火車被白眼 家長望設「親子車廂」
清明連假明天開始,不論是返鄉還是出去玩,很多家長都會帶著家中小寶貝搭火車到處趴趴走,但是也因為親子設備不完善,讓家長覺得綁手綁腳,帶小孩子出門變成一件苦差事 …


看新聞事件的感想~
我不反對親子車廂,但應該就「整體考量」之後,再次評估可行性後試辦,並確實加以追蹤成效,然後才考慮是否續辦、中止或擴大實施~

若每個族群都要一個車廂,顯然我們就沒有空間可提供給其他大眾了~

曾經新聞報導過「孕婦停車格」,聽起來是關懷孕婦,但如果只限制給孕婦,那其他弱勢怎麼辦~後來好像改成「孕婦優先」~

另外,為了要求無障礙空間,改建的公車站問題,讓公車站變成四不像,使得原本狹小的公車站,不但更加危險、其他乘客因此跌倒、擴大的安全島使得機慢車道突然限縮而撞上等~

建議相關單位,做任何規劃都必須要針對特定區域及特定狀況又有實務上的整體了解,否則一旦用缺乏對實際狀況了解的人來規劃與推行方案,必然是規劃的人紙上談兵,完全不能提供一個針對實際問題改善的解決方案,同時會導致負責執行的相關基層,一頭霧水、難以配合,因為規劃與他們的經驗及上層過去累積的經驗是矛盾的~

所以,對於問題觀察久了,自然會有相關問題的敏感度,也就能夠針對特定問題的缺失或產生的現象,找出癥結點或缺失,然後加以改善~
也就是,避免過度專注而忽略了整體(例如為了增建單車道,而忽略的增建以後,導致單車道被汽機車停放、單車與行人衝突問題等,似乎在增建以後產生了問題,卻不見後續有相關追蹤與改善跡象[以高雄中山路兩旁的美麗島大道為例])

相反地,若沒有任何現場長久的觀察與實務經驗(例如一群研究生),提供所謂的研究計畫或改善方案,有時候無法切合實際,導致日後花更多時間與經費去彌補改善,這樣的狀況,其實都是可以避免的,但體制上並沒有這樣的監督與輔導或經驗傳承等機制,才會導致方案流於形式或理論(理想的論調)~

PS:不論新聞怎麼報導或相關單位怎麼做報告,任何方案,管理高層與監督單位應再自行現場觀察,並增設大眾回饋機制,讓方案狀況可以直接被看到會反應,以避免高層只看到假報告,而疏於問題的存在,最終累積壓抑,導致有一天爆發而難以收拾~

另外,任何文化的形成,有一部分是透過教育與輔導,才能讓相關成員有共識與認知,若缺乏共識與認知,就會產生個別經驗,這些經驗並不利公眾的團結與一起生活,因此,問題不只是形式表面上的車廂,而是全民的乘車教育、乘車規則、公民與道德等層面的一併提升~

PS:有幾次看到推娃娃車的婦人或弱勢者,都會注意其動向,並準備前去幫忙,不能等人家出狀況或提出才去幫,因為搭公車很緊迫,很擔心一時延遲會被司機或民眾等待,因此顧及公共運輸的特定族群,是否有最大公因數(例如老弱婦孺共同的需求),加以規劃研究,也許讓個別問題整合後,更有效率、一次到位,更能符合實際~

 

文/陳站長 2015.04

v61

新聞事件省思>柯文哲:監視器開罰單 針對10大違停熱點

新聞事件引述>柯文哲:監視器開罰單 針對10大違停熱點 台北市研議利用監視器取締取締違規停車,引發外界疑慮,也有議員強烈質疑,不過,台北市長柯文哲今天指出,目前沒有法令禁止使用監視器取締,而且也不是每支監視器都要用來開罰單…

v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