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站長:交通改革借鏡「歐美」但別忽略了「交通素養」

報導來源~聯合報:借鏡歐美「路口瘦身」 車輛自然降速


陳站長:借鏡「歐美」,不能只借形式表面(路口設施),而忽略了更重要的「交通素養」(人民的交通教育與習慣改善)~

以新聞報導中的「路口瘦身」圖示,是本末倒置的作法*(為了強迫車輛在路口降速,所以將路口縮減,卻嚴重忽略台灣駕駛人的認知與習慣~有縫就鑽、不管人行道、寧可走捷徑直接從行人道穿越~)

另外別忽略了「外側直行與右轉」問題,一旦設置這種「路口瘦身」,其實只會妨礙「最外側機慢車直行」與「右轉車右轉」,反而製造更多危害,讓車輛擠向內側,使這種「瘦身路口」的設計,無法改善台灣交通問題,反而製造更多問題~

請這些學者,多多觀察台灣實際現況,雖可借鏡國外經驗,但別忘了台灣交通的整體現況,若錯誤使用國外設施,卻忽略國外人民交通素養與認知與台灣不同,那麼越是套用國外經驗,就越讓台灣交通更混亂(也就是台灣交通設施與經驗是東拼西湊,多頭馬車、一國多制~以自行車專用道的識別為例:超過多種設計形式、識別標準不一、難以辨識、管理不當、未落實使得行人與單車族衝突、自行車道維護妥善率不佳導致多處坑洞與障礙或陷阱存在,以高雄七賢路的自行車道就是一個設置不盡完善的案例)

當今最大問題,應從「整合與整體」重新來研究與改善+「全民交通素養」提升~

「交通設施」是改善交通安全與順暢很重要的一環,但必須整體考量,且不能用「設施導向」思考(也就是以為設置了,人民就要遵守、交通就會改善的思維)

而哪一種才是較為合理的「設施改善」
1.減少路口遮蔽物(以安全島及植栽為例,應將部分路口過高的植栽改種較低的植栽,另外也必須考慮是否退縮,不要延伸到路口)。
2.停車格不該從機慢車道分割,也就是直接限縮機慢車道寬度(使得機慢車缺乏足夠左右安全間隔),讓機慢車無法安全通行、增加車輛停車時可能造成的事故機率大增。
3.斑馬線忽寬忽窄,竟未考量實際需求(以高雄五福路與中山路口斑馬線為例,最近半年來突然修改,卻越改越窄,讓那裏原本擁擠的行人,只能擠出斑馬線,加上路口過寬,不可能用單向一兩排行人寬到來使用)
4.多車道路口右轉時,必須前一路口先進入最外側機慢車道(右轉專用道)進行右轉,但問題常造成有些駕駛人疏忽,直到路口才想右轉,或提前路口右轉時,經常未禮讓後方直行機慢車就應切入車道,使得該設計,雖解決改善了路口右轉安全問題,卻只是把問題排擠到提前的分向路口處(而許多分向路口處的遮蔽與警示不佳,反而造成更多的車禍事故)
5.「設置了卻不落實管理」才是問題~以高雄中山路人行道拓寬,卻導致汽機車行駛或停在人行道,且即使有行人也不禮讓行人,造成每天普遍發生,卻從未見改善。(如果不管理,不如不要設置,讓汽機車能夠有更大的空間去行駛或停車,不要拓寬人行道,放任汽機車在行人道跟行人衝突~)

 

文/陳站長 2019/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