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站長:最佳解決方案「最多數人的最大利益」

2011年3月9日 8:16

陳站長:

災害防制與生活上的許多問題解決,應該是大家的事….

人有許多生存的機制,但這個機制卻被商人、政客與所謂專業人士的「經驗」所改變,蓋不論是否有益於人類的發展,但「不能夠整合」才是問題(也就是各專家各別發展,忽略整體中所扮演的角色與影響,等於是在搶人、搶錢、搶資源…使得資源失去平衡,同時所產生的結果並利於他們或他們所研究的部份,卻不利於整體發展)

 

治安到底是誰的責任?警察的責任?還是老師的責任?還是父母的責任?還是兒童?青少年?

若一直增加警力,你認為可以改善治安嗎?(至今監獄人滿為患,司法機構不斷擴增,監視器普設,你認為治安改善了嗎?);若師長有充分受過「森林小學」洗禮,能夠落實「因材施教」的理念、能夠不受不當升學與填鴨式的教育所干預,我們可以期待老師有什麼樣的責任?又家長若把時間精神花在賺錢養家,又社會無法提供一個良好穩定的就業環境,叫家長如何對於小孩不乖最後衍生的犯錯犯罪負起責任?

個人認為:犯罪是嚴重違反當時的遊戲規則(如法律、宗教誡律等),重點是許多遊戲規則的產生,有其時代背景,因此就當時來說,該遊戲規則是最適合當時管理人民的最佳方式(如早期若沒有「神的指示」或許人們就會用暴力與野蠻行為達到勝利的目的)。

另外如果政府維繫一個環境的正常運作,好的環境自然會產生好的人格發展,也就會有好的事發生;反之,媒體一直告訴觀眾我們的環境有多麼不好(某些時候是置入性行銷),然後引起憂慮、恐慌,這時候「戰爭、精神科」就能夠順利甚至極度被需要地推展到我們的生活中,其可觀的龐大支出,這些項目總家起來,每年可能達到數兆之最,但對於「生活根本」卻是負面的,因為最後導致更多惡行不法的產生(如:宣稱吃了會飛天會鑽地的產品、特效藥)

不當的置入性行銷:也就是運用一種機制,產生的需求,最後引發的一股力量….

就是傳達敵人有多危險,我們危在旦夕,那樣民眾怎麼可能不支持軍備提升!

如果造成流行黑死病的恐慌,並且報導已經有許多人「因此」死亡,你會反對「特效藥」嗎?

反之,如果研究疾病是由「身心」所產生(身心性疾病),那麼一半以上的疾病其實都可以由改善生活習慣而根除,但實際上呢?垃圾食物普遍存在我們的生活各角落,而我們還每天吃(若每個禮拜吃,身體有足夠解毒與排出的能力,所以並不會造成身體傷害或負荷),若經常吃垃圾食物,怎可能不生病,但我們生病會有多少人歸咎於我們不良的生活習慣,而且願意改變生活習慣?若我們改變生活習慣且變得更健康,醫院還有生意做麼(因為當今有一些醫院診所只重視開刀、吃藥來增加其收入,是否不重視預防醫學與教育改善生活習慣的根本?)

話說回來,我們因為網路與交通的發達,進入了地球村的時代,所以一切的生活方式、觀念、信仰也都必須跟著參雜在我們的思維中(除非大家可以確保區域不被影響與干擾,有絕對的安全,以自治發展自有的文化與生活方式),因此我們需要重新定義與決定,其最佳選擇應該是「整體思考」為藍圖,規劃出一個可長可久之計:「最多數人的最大利益」(最多數人可以指整個地球上的一切,而最大利益應該要包含短中長期的利益,並導入良性的循環)

 

若大家都有那麼一點「防災意識」,再加上軍警所擁有的強大組織與防災工具,再加上平常各團體所有的志工加入(這裡指的不是現況,而是未來的理想狀況)….必能大大降低損害;反之,若什麼事都歸咎別人,最後自己的責任越來越少,其實也會越來越沒有能力,也會越來越不快樂….